“三光荣”精神宣传专栏
卢方全:用执着演绎精彩地质人生
发布时间:2019-9-30    来源:    浏览次数:96

  一千个读者便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在地质六队,同样有这样一位员工:在领导眼里,他工作勤勉,求真务实,是一名不折不扣的好职工;在同事眼里,他热情周到,乐于奉献,是能并肩作战的好搭档;在妻子眼里,他体贴入微,善良孝顺,是值得托付终生的好伴侣;在儿子眼里,他刚柔并济,父爱如山,是慈爱并严厉的好父亲。然而,在他自己看来,所做的还太少,未做的还太多,前方的路更需卯足了劲儿一步一个脚印走得更勤奋、更踏实。
  他叫卢方全,广东信宜人。二十八年前,一个骄阳似火的日子,刚20出头的他,背上简单的行囊,踌躇满志地走进广东省地质局第六地质大队,开启一段不平凡的地质人生。悠悠二十八载,他的足迹遍及南粤大地,不仅磨砺了他坚强的意志,而且丰满了他立志在地质找矿领域高飞的羽翼。匆匆二十八年,他的身影穿梭于崇山峻岭中,曾经稚气未脱的大男孩如今已成长为成熟稳重、能独挡一面的地质技术能手。

勤奋好学,内功深厚


  “卢工,快来看!这里有好多金啊!”刚参加工作的曾斌兴奋地喊道。正在另一边查看地形的卢方全立即朝这边跑来,有着丰富野外找矿经验的他笑到:“小子,要是金子就真发财喽,其实这是黄铁矿,它虽然看上去像金子一样闪闪发光,但是它跟自然金是有区别的,首先自然界的金从不同角度观看,颜色亮度都不会改变,而黄铁矿各个角度观看其颜色亮度都会发生改变,其次他们的硬度也是不同的……”卢方全耐心地向年轻人讲解着这其中的“奥秘”。其实,这番透彻的讲解,不只源于他丰富的野外经验,也源于他不断地钻研学习。当年只有中专学历的他,怀着对地质事业的满腔热忱和憧憬,加入了广东省地质局第六地质大队地质找矿者的队列,与其他同事相比,他深知自己的基础知识有所欠缺,工作之余,时常见他手捧一本书坐在一边静静地看,这样的习惯几十年如一日。不仅如此,他还利用网络学习,自费报名参加中国地质大学远程教育学习,并取得了本科学历,使自己的基础知识更加扎实和牢固。
  众所周知,随着信息技术的迅速发展,越来越多的手工作业被计算机操作所取代,以前手工画剖面图、柱状图、地质图都被计算机辅助工程地质制图所取代,所以学好计算机已成为当代地质人一项最基本的技能。现在的卢方全能熟练操作计算机,灵活运用Mapgis、CAD等软件作图,但想当年他也是“吃过很多苦头”的。为了能学好计算机,熟练使用专业软件,他专门报了一个计算机学习班,并购买了大量的计算机学习书籍,白天上班,晚上去学习,学习之后再去看书,遇到不懂之处,就向办公室的年轻人请教,但是由于年龄比较大,学习接受新事物的能力也与日俱下,有时一个简单操作都要重复做上好几遍,但是他永不放弃,坚持天天学、日日学,终于可以熟练运用电脑了,用他的话说:“只要我肯钻,那怕你是铜墙铁壁!”。
  随着岁月的流逝,他的头发越来越稀,但白发却越来越多,贡勋值也在大幅提高:
  2002年,荣获中国地调局颁发的中国地质调查成果二等奖;
  2009年,荣获广东省地质局第六地质大队技能比赛矿产专业第二名;
  2011年,荣获广东省地质局技能比赛矿产专业第四名;
  2015年,荣获广东省地质局第六地质大队技能比赛矿产专业第三名;
  ……
  也许这些荣誉不能说明什么,却是对他最大的肯定。


  眼尖心细,工作严谨
  

  卢方全常说:“干我们地质这一行,除了要有强壮的身体,心还必须像针尖一样细,眼必须像鹰一样利,因为矿体往往就是那么一两米的距离,错过了,将是这一辈子的遗憾。定点位、找特征、样品处理、布槽方位、采样方法等等,这绝对不容许有半点差错,否则所有的工作就会前功尽弃,甚至还会造成连环反应,以致后续工作处于混乱状态。”
  2000年,正赶上新一轮的国土资源大调查,卢方全被委任为广东鹤山江华塘(白云地)银铅锌矿预查工作组组长,全面主持白云地地区的地质填图、槽探编录、取样测试等一系列工作。由于该区地质工作程度低,已知矿脉不仅规模小,而且矿化差,可供参考的资料少之又少,所有工作几乎都要从零开始,面对这些压力,卢方全沉着冷静,先从最基础的地面踏勘开始做起。


  一路下来,他手中的地质锤就没停歇过,时而敲打下陡坡上的石块观察其岩性,时而扒开脚下的草丛观看矿脉的露头,时而站到对面的土坡上观看岩层的走向,每次遇到新的矿点,他都会认真的记录下矿点的坐标,仔细的描绘矿脉素描图,采好样、装好袋,并用红色的水笔做好标记。遇到不懂的问题,他会心细的拍下几张照片,并采集一部分样品,通过集中攻关、走访请教老一辈地质工作者以及更严谨的现场核查等,一个个的解决这些问题。
  功夫不负有心人,心细的他新发现了一系列南北向山脉零星有矿化出露,并且大胆揣测,提出了白云地地区主要矿体不是隐藏于大家之前所设想的东西向断裂中,而应是夹持于南北向的次一级断裂中。但是,这总归是自己的揣测,到底还是不成熟的,项目组的其他同事会怎么看?带着这种忐忑的心情,晚上回到项目组,他将自己的想法跟同事们做了一次深入的交流,并一一破解同事们的疑惑,更有几位老同志拍着他的肩说:“小伙子不错哦,有思想,我们相信你,努力干吧!”
  “我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的!”带着这种执着的想法,他反复上山寻找线索及依据,并在可疑的地方,布置了几条探槽,不出预料,条条槽探都发现了品位较高的铅锌矿。后来经钻探证实这些矿脉不但规模大,而且铅锌品位高,现该矿床已达大中型规模,成为粤中地区又一新型大中型铅锌银矿床,并且还有特大型找矿远景。
  面对旁人的赞叹,他笑笑说:“这有什么啊,我们搞地质的,就像是一个侦探,依靠地质活动留下的蛛丝马迹,千方百计地去破解隐藏在地下的谜团。只是在解密的过程中,我们要不断地去论证、推断、再论证,这可能会对我们之前所做的工作进行重组,甚至是推倒重来,我们要有这个准备,也要有这个魄力。”


钻山为乐,收获颇丰


  二十八年来,卢方全真正做到哪里有项目,哪里就有他,参与大大小小的地质勘查项目不计其数,足迹遍布广东、广西、西藏、云南等省、区。由于地质工作的特殊性,卢方全工作的地点大多在深山老林、荒无人烟的地方,一个项目下来,往往一待便是半年、一年,少则也得一个月的时间。同事曾问道,这样的生活,你喜欢吗?每天面对的都是漫无止境的大山和灰色调的岩土和岩石,你不觉得枯燥吗?
  “我喜欢从事地质工作,同时也享受那种与大山亲密接触的感觉,在我眼里,每一处深山的背后都有一个故事,都蕴藏着无穷无尽的宝贝,而他们都在等待着我们去发掘、去开拓,我不觉得累,更多的倒是新奇、挑战和成就感……”他坚定地回答道。是的,他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


  

2002年卢方全主动请缨,参与西藏林周地区多金属调查项目。该地区平均海拔达5000多米,其中部分高山最高海拔达7000多米,气候和工作环境都极其恶劣,常年生活在平原地区的人要到这里来从事每天攀山越岭的工作,实在是一项无比严酷的考验。但卢方全和他的同伴们扛住了,而且这一扛便是三年多的时间。由于任务重,时间紧,他们每天天刚刚蒙蒙亮便起床,草草吃过早餐后,背上地质包、带上几个馒头、灌上一壶凉水便出发了,中午在山上就着凉水啃上几口硬邦邦的馒头便是他们的中餐。林周地区海拔高,即便是炎炎夏季,那里的气温也常常很低,随身携带的馒头冻得像石头一样坚硬,非常难以下咽。由于地形复杂,交通不便,几乎所有的勘查点都靠勘查人员用双脚徒步走出来,一天下来,走上40多公里的路程是很平常的事情。再加上路途险峻,任务艰巨,卢方全和他的同伴们几乎很少能在晚上10点之前赶回宿营地,如果碰上大风大雪,几经折腾,凌晨四、五点回到宿营地也是常有的事。由于找矿的地点大多在荒无人烟的深山里,距离城镇较远,所以大部分时间他们吃、住都在山上,一般20多天才能回一趟县城采购一些生活必需品。三年来,他们不知磨破了多少双鞋,敲断了多少把铁锤,遇到过多少次艰难险阻,才最终完成任务,共发现新的矿点18处,同时还收获了很多极具找矿意义的第一手资料。
  当然,西藏只是卢方全二十八年来地质生活的一小部分,一个缩影,缅甸、云南、广西、广东省内大大小小的山头都留下了他地质找矿的身影。崎岖的山路、常年野外的孤独、硬邦邦的馒头、老皮厚实的脚板、粗糙并长满老茧的双手,所有的这一切在卢方全的眼里从来不足为道,只要有收获,只要对地质找矿有帮助,那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快乐的,幸福的。


他在哪里,家在哪里


  在采访中,卢方全说他有三个家,一个路上,一个在山里,一个在队上。由于地质工作的特殊性,他一年大部分时间不是在山上,便是在去往山里的路上,队上这个“正牌”的家待的时间倒很少了,于是乎三个家之间的博弈自然必不可少。
由于在野外条件简陋,勘查任务重,所以只要回到队上,各种分析、论证、整理等工作便铺天盖地的涌来。地质六队的办公室,基本上每晚都是灯火通明,卢方全便是众多挑灯工作中的一员。据他妻子王秋平介绍,只要从野外回来,除了睡觉外,其他大部分时间都泡在办公室里,整理从野外收集来的资料、赶报告、写总结,他总是忙得不亦乐乎。
  由于在家时间少,卢方全更加珍惜和妻子儿子在一起的日子。他说,结婚二十多年来,他不在家的时候居多数,家里大大小小的事务全靠瘦弱的妻子一个人承担,内心挺愧疚的。所以平时只要能有闲暇时间,他会尽量多陪陪妻子和儿子,帮妻子做做家务,参加儿子的家长会,了解儿子学习、生活的近况。
  对于儿子的教育,他采用的更多是言传身教的方式去感染和教育儿子。活到老,学到老,是卢方全一直秉承的信念,除了工作,他最大的爱好便是看书了。如果不用出野外,他基本上每天早上六点雷打不动的起床,从书房的书架上取下一本书,读上一个小时,再开始一天的工作,他说,这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儿子卢日铭从小便在爸爸的耳濡目染下,变得十分热爱阅读,他说,虽然和爸爸待的时间不多,但爸爸严谨执着、乐于吃苦的精神对他影响很大,让他知道,人要靠自己的努力和奋斗,要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要能达到干一行爱一行并干好一行的境界。
在三个家的博弈中,他把大部分的精力放在与工作相关的另外两个家中,“正牌”的家却往往在博弈中占据下风,但正是因为有了妻子和儿子的理解和支持,才能让卢方全安心工作,在漫漫地质路上不断努力,精益求精。
  二十八年风雨兼程,二十八年沧桑变换,卢方全一直投身于地质事业,他用勤奋和汗水征服充满荆棘的地质之路,用坚定和执着演绎着别样精彩的地质人生,用行动和成果铨释新一代广东地质人“三光荣”精神。

 

 

上一条:没有了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