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光荣”精神宣传专栏
踏遍青山人未老 抱金揽银圆梦想——记广东省地质局第六地质大队总工、省劳模张国恒
发布时间:2019-9-30    来源:    浏览次数:94

  “献身地质事业,立志找大矿”,是张国恒自进入原成都地质学院的第一天起,就立下的志向与梦想。四年寒窗苦读,他刻苦钻研地质找矿理论,积极参与野外实习,为后来找矿打下较扎实的基础。
  1985年夏,风华正茂、意气风发、思维活泼的张国恒,怀着对地质事业的满腔热忱和憧憬,加入了广东省地质局第六地质大队的地质找矿者的队列。光阴似箭,转眼已过去三十多个春秋。他的足迹遍及南粤大地,从侨乡江门的台(山)开(平)恩(平)盆地,到佛山-肇庆的三洲盆地,再上粤北韶关岭南成矿带的山山水水,把青春和智慧奉献给了祖国的地质事业,也为自己的地质人生写下了出彩的篇章。


  三十多个寒暑的风雨洗礼,艰苦的野外磨炼,刚过知天命之年的张国恒已聪明“透顶”,肌肤古铜,洪福的脸庞和健硕的体态,显得稳健而充满活力。利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历经千辛万苦的工作、生活,不仅磨砺了他坚强的意志,而且丰满了他立志在地质找矿领域高飞的羽翼。他从年少的实习生,成长为专业功底扎实,又有勘查大型矿床的丰富实践经验的高级工程师、广东省地质局第六地质大队总工程师。先后以分队副技术负责、技术负责兼分队长的身份,参与矿区指挥,出色完成了广东长坑大型金矿、富湾大型银矿的勘查工作,两个找矿项目均荣获原地矿部地质找矿成果一等奖,《广东省高明市富湾大型银金矿床的发现与评价》项目荣获1998年度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成为广东地质行业自解放以来第二个获此殊荣的项目。该队的代表在人民大会堂的颁奖大会上,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并合影。张国恒也先后被授予为广东省黄金工业发展作出突出贡献奖、广东省五一劳动奖章、省劳动模范称号,成为这支功勋卓著的地质队继张庭俊、杜均恩、谢岩豹之后,最年轻的一名省部级劳模。


“只见星星,月亮在哪里?” 
 

  地球的奥秘无穷无尽。地壳物质分布的不均匀性,给地质找矿带来了极大的困难,尤其在地质工作程度较高的广东,地表露头矿越来越少。张国恒也经历过数载找矿“只见星星,不见月亮”的苦涩和痛苦。
  从参加工作的那天起,张国恒就跟随矿产普查组,奔波于侨乡台开恩及两阳地区,开展金、银多金属矿的普查找矿工作,一干就是五年。他和普查组的同事董玉成等一道,安营扎寨于丘陵山区,早出晚归,栉风沐雨、有时风餐露宿,“风雨山神庙”,跋涉于莽莽山野中,与蛇虫鼠蚁为伍,与山民为邻,希冀能找到“宝藏”。“那时,常常做梦,找到大矿啦!”他说,“可梦醒时,十分失落”。老地质队员对他说:“一辈子能找到一个中型金属矿床,便无遗憾了。如果能找到一个大矿,那就是幸运,今生无悔啦。”
  理想与现实相去甚远。矿未找到,收入很低,工作又苦又累。失落之余,张国恒思考自己的人生将怎样度过。二十七岁了,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了。在农村出生的他,兄弟姐妹七个,父母的负担可想而知,想到这些烦心事,他脑子一时乱成一团麻。他曾想“转行”算了。
  经过痛苦的思想搏斗,壮志未酬的他最终还是舍不得放弃心爱的地质事业。他恋爱、结婚了,在阳江老家找到了一位愿意与他同甘共苦的姑娘喜结连理,从此开始了牛郎织女般的新生活。有了家,他就多一分牵挂,也多一分责任了。经济拮据,他甘心清贫,安心地质工作。在繁忙而艰苦的野外调查中,他坚持不懈钻研找矿新理论、新技术、新方法,并联系矿区实际,记录下个人的认识和感悟。功夫不负有心人,刚到而立之年,他已脱颖而出,成为了独当一面的普查组长、地质工程师。他编写的地质项目设计和简报真实可信,精炼而有己见,受到队领导和前辈的赏识。他自嘲说:“也许我是一块可雕的朽木吧!”
  为何自评“朽木”,可能是五年的台开恩盆地的地质找矿一筹莫展,只找到星星点点的矿点,而没有找到像样的中型以上的“月亮”吧!


初战长坑 抱个“大金娃娃”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地质六队调整地质找矿的战略部署,将工作重心从台开恩盆地转移到高明的三洲盆地,重点开展高要长坑、高明富湾地区的金银矿普查找矿。
  地质依据是,从广泛收集的三洲地区的地质资料分析,三洲盆地、特别是富湾至凌云山一带,是寻找多金属硫化物矿床伴生金、银矿的远景区。
  为了尽快实现这一战略重心的转移,1990年1月,地质六队在总工办成立了以张庭俊为组长的资料二次开发小组,着重研究分析三洲盆地的有关资料。5月,在全队地质工作会议上,杜均恩总工程师部署,在三洲上古断陷盆地,开展寻找微细粒浸染型金矿及斑岩型多金属矿,并介绍了美国卡林型金矿等的地质特征和找矿标志。张庭俊提出了踏勘茶山、富湾、道坪三个片区及三洲盆地面上15号化探异常点及矿点的建议。大队采纳了这个建议,不久就决定成立联合检查组,张庭俊为组长,李世应为副组长,成员有孔繁英、陈明升、冼有江、殷振齐,开展高明富湾镇、高要金利镇辖下的15号金异常区踏勘检查。6月5日,长坑踏勘采样分两个小组进行,共采拣块化学样8个。7月7日,化验分析报告表明,其中有4个样品的金平均品位达工业品位。检查组再接再厉,进行几次取样,分析结果都很理想,肯定具有找金矿的前景。长坑发现金矿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地质队,并传到了省地质局。
  经广东省地质局批准,地质六队于1990年8月底组建一分队,开进三洲盆地,从此拉开了长坑金矿普查的序幕。大队任命张庭俊为分队长兼技术负责,同时,在全队挑选年轻的骨干充实到一分队的技术、管理工作岗位。27岁的张国恒成为首选对象,被任命为一分队副技术负责。
可张国恒并不知情。当时,他请了探亲假回阳江老家,陪妻子待产。恰巧一天他有事来到地质六队下属水文公司驻阳江办事处,遇到时任公司副经理的谭能超书记时,才看到任命书。他立马回家,告别妻儿,背上行李赶回队部报到。恰巧,当天有车到分队,他立刻跟车到了一分队,还没放下行李,就被分队长张庭俊拉走,直奔长坑矿区而去。
  长坑金矿属微细粒浸染型金矿床,与发现于美国的卡林型金矿同类,仅凭肉眼看不见金的颗粒,故金农和地质队员用重砂淘洗无法找到金粒,需要在透视电镜下放大数万倍才能看得见金矿物。难怪当地农民用含金的矿石砌厕所、围猪圈、菜园,也不知道金子就在脚下,就在身旁。卡林型新类型金矿床,曾被列为世界性找矿难点,在广东乃属首次发现。
  地质六队极其重视长坑金矿普查工作,队长谢岩豹、党委书记方名水坐镇队部指挥,副队长梁有明明负责山地工程、钻探施工管理和安全。总工程师杜均恩则带领总工办余纪能、汪秋兰、马超槐、李伦添等到矿区蹲点,指导地质找矿技术工作。
  张国恒迅即投入紧张的找矿工作。白天,他和十几名同事开展地表地质填图,槽探、坑道布设,钻窿子搞编录,忙得不亦乐乎。晚上,顾不上看电视或其他娱乐,他和队友们仍然扎进资料堆里,一干就到深夜。
  一分队约20名职工,租住在离长坑矿区三公里外的富湾镇的民房里,五六个人挤一间。当年的富湾不富,是高明最偏最穷的小镇,交通闭塞。通往矿区的是一条泥巴便道。张国恒等骑自行车上下班,遇到下雨,便艰难地在泥泞的土路上推车前行。“还好住处有电,配了一名炊事员做饭。也有自来水,但水质极差,属黄泥水。”当年参加普查的现任大队党办主任周荣耀说,“我们买来明矾,放到桶里净化后,才能食用或洗衣服。”张国恒回忆说:“直到1992年春,富湾改用新水厂,自来水清澈了许多,才不再用明矾了。”
  小镇经济落后,物价偏低,地质队员一个月的伙食费约60元,正好与野外津贴相当。可当时的工资普遍只有约摸百来块钱,与下海了的弟兄们比,可谓“穷汉”。人是要有一点精神的,在百年不遇,能找到大型金矿的关键时刻,张国恒和同事们想得更多的是,舍得一身剐,也要拿下大金矿!
  在采访时召开的座谈会上,当年参加长坑金矿勘查的英俊少年,而今年过半百的技术精英述说着当年的难忘故事……
  周荣耀说:“1990年夏天,我负责坑道、槽探编录、取样。坑道普遍狭窄,取样、编录十分困难。好在我个儿瘦小,常常光膀子钻进去,可洞里又闷又热,趴在里面又痒又痛,借助手电筒灯光,好不容易才钻一段。出来时,全像泥猴子啦。”周荣耀说:“有次在坑道里扒到人的骨头,肯定是穿过墓地了。还有次,和张国恒钻坑道,突然前方两米处发生崩塌,差点被埋了。”
  “坑道里,没有通风设备,粉尘很浓。虽然没有人患矽肺病,但我的过敏性鼻窦炎加重,至今都无法彻底治愈,与钻坑道肯定有关系。”张国恒说。
  “有一次我和张国恒下坑道编录,因没带手表,干起活来忘记了时间,延误二个多小时,结果从坑道里上来时,天已全黑了,让等我们的同事在车上焦急地等了很长时间,还以为出什么意外了。”董玉成说。
  “我是1991年下半年进入长坑矿区,负责矿区水文地质普查,兼任一分队党支部书记。”现任党委书记谭能超说,“那时年轻人占大多数。我们组织团员、青年参加义务劳动。遇到钻机搬迁,大家踊跃参加,人拉肩扛,不请民工。遇到钻孔作群孔抽水试验,我经常值夜班,连轴转也不觉得累”
  “我们地质干部上山搬材料,扛钻杆,下山抬岩心,天天如此,没有报酬。”周荣耀、董玉成、林静明均有同感。
  “普查工作的初始阶段并不顺利,地表矿体厚大,含矿品位高,可由于我们对金矿体的倾向及矿体变化情况未查清楚,导致施工的第一个钻孔落空,现场会诊后往相反方向再施工第二两个钻孔,两个钻孔都互相交叉了,结果仍然未打到含矿层。这对当时的我们简直就是折磨。”张国恒说。“当时快到年底了,一心想申报新发现矿产地,为下一年争取一个良好开局的美好愿望眼看就要落空了。还敢不敢打第三、第四个钻孔,不仅考验着我们的勇气,还考验着我们的智慧以及科学态度。通过反复论证,最终下决心在同一勘探线布设了第三、第四个钻孔”
  1990年的冬天,天气比往年也冷许多,丘陵山区的长坑矿区遇上严冬的温度接近零度,这对习惯暖冬的侨乡职工造成极大的困难。冬雨夹着冰雹,铺天盖地向机台袭来,钻工们不得不生起篝火取暖。六队的干部职工这时候翘首以盼,等待着钻孔机班那边传来的消息……
  “见矿啦,见矿啦!”3号孔在打到200多米时,顺利取出了完整的含金岩心,率先报喜。这个消息让寒冬的矿区一片欢腾。接着4号钻孔也见矿,张国恒马上连夜编写长坑金矿普查简报,向省地质局报告最新成果。
  “摸清了金矿脉的产状及变化情况,接下来的普查工作就心中有数啦!”张国恒说,“经钻探的验证,有几十米的含矿层,伴生矿物组份由浅到深具有规律的变化,后面评价的工作便顺利得多啦。”
  历年三年多,于1993年秋,地质六队完成了长坑大型金矿的勘查评价工作,提交了333+334黄金储量30多吨,局部达勘探工作程度,圆满完成向省黄金公司承包的5吨黄金储量合同。地质六队被评为广东省黄金工业发展做出突出贡献的先进单位,同时张国恒被评为先进个人。
  长坑金矿勘查评价,是继广东省地质局上世纪八十年代发现并评价高要市河台大型金矿后的又一重大突破,也是广东在寻找新类型金矿方面的新突破,从而引来了地质院校及科研院所的浓厚兴趣,纷纷前来洽谈合作开展科研项目事宜。张国恒也集中精力对长坑矿区各种地质资料进行分析、研究、对比,努力从中总结出规律性的认识,力求全面揭开长坑金矿成矿地质特征的面纱,指导下一步的找矿工作。


再战富湾 金矿下面揽到“大银妹子”


  1992年1月张国恒担任一分队技术负责,继而又兼任分队长。谭能超作为矿区水文地质负责兼分队党支部书记。两个刚过而立之年的分队领导团结协作,不但地质工作顺利开展,而且学术研讨学风日盛,队伍朝气蓬勃,在1993年完成长坑大型金矿勘查评价的同时,在富湾银矿的发现和勘查评价中又上演了一场震惊国内外地质届的出彩大戏。
  广东粤北诸广山铀矿田,曾经发现“五层楼”的成矿特征,总结出其成矿规律,该科研项目曾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张国恒在长坑金矿勘查中,与原地矿部宜昌地质研究所、矿产应用研究所(韶关)、原广东地勘局地质科学研究所、中科院广州地化所等单位,开展了多个课题的科学研究工作,采集了大量的试样,从地层学、构造学、成因矿物学、矿床地球化学、同位素地质学、年代学、成矿物质来源等多学科多领域展开科学研究。
  张国恒虚心向专家、教授学习,相互切磋,共同探索。他和同事们通过对长坑金矿岩(矿)心测试数据的系统研究,发现沿矿体倾向越往深部的钻孔,岩(矿)心化学成份发生了变化,Au、As、Sb含量呈递减,而Ag、Pb、Zn含量呈递增的趋势。再通过对长坑金矿各种探矿工程显示的矿物共生组合的研究,发现越往深部,与金元素关系密切的雄(雌)黄、辉锑矿等逐渐消失,而取而代之的是常与银元素共(伴)生的方铅矿、闪锌矿等矿物。
  从而由此,张国恒大胆地提出矿体沿倾向往深部,可能会出现银的推测。
  由于对可能存在的银矿石尚不了解,因此,对岩(矿)心的编录采样及样品分析测试项目要做重大调整,除见矿部位要采样外,每隔几米,要采一块原生晕样品,防止漏矿。同时对原钻孔未作银元素分析测试的副样,重新作银基本分析,对正在进行钻探的岩心增加银元素的分析项目。他又重新对化探异常作系统研究,发现长坑矿区南部和深部,银异常比金异常还要好等等。从而大胆提出长坑金矿体往下部和南部存在隐伏银矿床的假设和判断。由于采取了正确的措施,后面施工的钻孔,证明了这一假设和判断的正确,成功发现隐伏的富湾银矿,并于1992年向省地质局申请立项,开展富湾银矿的勘查工作。省地质局很快同意了勘查申请,并要求,在矿区27-64线范围内以320×320米网度,了解银矿体大致延伸、富集状况,控制其远景。在相关科研单位的鼎力支持和科研成果的支撑下,富湾银矿勘查进入了一个崭新的阶段。他也从长坑金矿床之下的控制钻孔中获得几乎孔孔见品位较高的银矿的佳绩。
  1993年,张国恒和一分队的同事们再接再厉,出色完成富湾银矿的普查报告,通过近万米的机械岩心钻探、1:2000地质及水工环地质填图、化学分析样等方法手段,勘查评价了银矿储量超5000吨的大型的独立银矿床。这又是广东地质局继长坑金矿之后又一找矿的重大突破。
  “一个大型的隐伏独立银矿,与微细粒浸染型金矿在同一断裂带内紧密共存,形成上金下银的新颖的矿床组合,在国内外极为罕见。”张国恒说。
  参加长坑、富湾金银矿普查工作的水文地质负责、一分队支部书记、现任地质六队党委书记谭能超说:“不要忘记,邓小平同志92年南巡后,珠三角地区改革开放突飞猛进,下海经商的大潮极大冲击了计划经济管理下的地质六队一分队,当时已有五、六名技术人员请求调往地方或下海。但张国恒说,不拿下长坑的金山、富湾的银山,我们誓不下山!这给一分队的技术骨干们极大的鼓舞,陈昌业、董玉成、吴起、林静明等像钉子一样,坚守在野外岗位上。”
  为了更好地总结长坑和富湾金、银矿作为典型矿床的特征,推广和分享找矿和矿床评价的方方面面,在结束了长坑金矿、富湾银矿勘查评价的同时,根据上级部署,张国恒又着手《广东省高明市富湾大型银金矿的发现与评价》的编写工作。在上级主管部门领导、专家的大力支持和指导下,张国恒和有关科研单位专家共同协作,历时三年完成,并呈报给地质矿产部,被推荐参评1998年全国科技奖。为了圆满完成该奖项目的汇报材料,由张国恒起草并根据专家意见,先后多次修改汇报材料,几易其稿,并向专家和评委作了几次专题汇报,最终获得通过。项目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时,他也累得病倒了。


再战“聚宝盘” 找矿无止境


  1997年后,广东地质六队一分队出色完成富湾银金矿勘查评价后,适逢地质任务锐减、项目萎缩、地勘费捉襟见肘,地勘单位纷纷走市场下海了。可张国恒的一分队不为所动,坚守清贫、坚持找矿。他把目标瞄准高明三洲盆地这个矿产聚宝盘,坚持实现找矿梦。
  三洲盆地位于华南褶皱系粤中坳陷内三洲上古断陷带,大致呈三角形,面积约550K㎡。该盆地广布泥盆——石炭纪碳酸盐岩地层,盆地边缘为断裂构造控制,北北东向恩(平)——从(化)大断裂纵贯全区,具有利于成矿的地质条件。区内化探异常显著,尤其Au、Ag、As、Sb、Pb、Zn、Cu异常范围大、强度高、套合好,据航测和重力测量结果认为,三洲盆地深部有隐伏岩体,可为成矿提供热源和矿液的条件。
  1997—2002年,张国恒和一分队的同事们在550K㎡的三洲盆地,先后发现和勘查评价了横江中型铅锌铜矿、白云地铅锌银矿床。
在财力非常有限的情况下,张国恒们坚守地质找矿第一线,以惊人的毅力和甘愿清贫的风格,揭开了三洲盆地“聚宝盆”的奥秘,初步评价了一个大型、二个中型金属矿床和数处具有找矿远景的矿点,为后来者提供了找矿的信息和宝贵的地质资料。在地质找矿工作处于低谷时期,张国恒依然执着坚守地质找矿一线。为了生存,张国恒在2002—2003年甚至远赴西藏从事找矿工作。


  待到国务院颁发《国务院关于加强地质工作的决定》的2006年初,广东地质队员又迎来了第二个春天。随着地方政府重视和加强地质工作,地质找矿又有了新的起色。2008年7月,张国恒担任地质六队副总工程师,协助大队总工主抓全队技术和找矿工作。这期间,他马不停蹄,带领普查组奔赴阳西、阳春、台山及河源等地区,开展金、银、铅锌、铁矿等的勘查评价。2010年夏,他带领工作组,赴粤北参加部省合作项目---乐昌禾尚田金银多金属矿的早期普查找矿工作。租住的民房是新盖的,房东不让钉钉子挂蚊帐,而那里的蚊子又大又凶,连蚊香也驱赶不了它们的袭击,晚上被叮得根本无法入睡。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张国恒和同事们坚持工作了三个余月,直到把后面的工作交给省地调院,他们又转战新的找矿地区。2011年,张国恒和同事们又赴粤西、粤东等地,开展1:5万矿产远景调查。
  董玉成说:“100个矿化点,能够找到一个矿床就不错了。张总带领我们,勘查评价了长坑、富湾大型金矿银矿,又找到了横江、白云地等中大型铅锌矿,非常了不起!我们感到骄傲、自豪!”但采访时,张国恒一再说:“地质六队近二十多年来的找矿成果,凝聚了几代地质人的心血和汗水,是集体智慧和劳动的结晶,是团队的力量。作为一名地质技术人员,我有幸成为这个团队里的一员,参与了其中的工作。是这个团队培养了我,是这些不平凡的工作让我得到了锻炼和成长。”
  “以献身地质事业为荣,以艰苦奋斗为荣,以找矿立功为荣”的“三光荣”精神激励一代又一代地质工作者拼搏进取,无私奉献,在地质找矿中发挥了积极作用。现在,张国恒已任职大队总工程师。但他仍然深入野外,长期坚持在找矿一线。位尊不让优,有权不奢逸,节俭朴素,不骄不躁,始终保持地质工作者和普通共产党员的本色。他说:“身体硬朗,能上高原,可去非洲,也可去东南亚。只要能为国家找矿,哪里需要哪安家。”

 

 

下一条:没有了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返回顶部